好看的都市言情 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討論-第61章 人面桃花鑒賞

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
小說推薦有志者事必成之鳳棲梧桐有志者事必成之凤栖梧桐
其实,在戏剧中,悲剧的感染力远远大于喜剧。可以说,悲剧就是戏剧之母,所有流传下来的名剧,大都是悲剧;比如中国的《梁山白与祝英台》、《窦娥冤》,外国的《朱丽叶和罗密欧》等等。
《人面桃花》这部秦腔剧,讲述了一个凄惨而美丽的故事。
综漫之二次元旅行者 焚天法师
家在燕郊定州的青年书生崔护,饱读诗书,博学多才,满腹经纶,抱负远大,有志于报效朝廷,成就一番辉煌事业,遂赴京科考。
崔护满怀信心而来,不曾想却进士落第,因此失魂落魄,烦恼不堪。
正值清明时节,天气和暖,草木森严,百花盛开,姹紫嫣红,春光一片,无限美好。进士落第、滞留长安的崔护,被明媚春光所触动,只身来到长安南郊,踏青散步,以缓解相思愁绪,排遣因不得志而带来的烦恼。
对于落第,崔护心里颇不服气:把他家的,燕赵儿女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待到明年开考日,不夺榜首誓不休!崔护立下志向,要在来年科考的时候,一举而夺取状元!若不然,非为人也!
来年之事来年说,今日且先游园去。
春天的都城南郊,天蓝云白,风清气爽,山青水碧,草鲜花艳,燕舞莺歌,到处呈现出春天的气息。一株株桃树,散布在原野中。桃树枝上开满了粉红色的桃花,装扮出美丽的景象。
田野中的村庄,沉浸在桃花盛开的海洋之中。
崔护一路赏花看景,游玩到了都城南郊的一个村庄。
时至正午,太阳当头照下,热浪滚滚,烦热不堪。
發飈的蝸牛 小說
转了一上午的崔护,口渴难忍,嘟囔地骂道:把他家的,渴死俺也!
在监狱里驯服了忠犬系男主人公
正口渴难忍的崔护,忽见一简陋的院落,中间一个柴扉,院墙四周开满了艳丽的桃花。
崔护大喜,急步上前,来到院门前,抬手叩响了柴门,要讨口水喝。
听到叩门声,前来开门的是一位妙龄姑娘。
只见姑娘身材亭亭玉立,婀娜多姿,走起路来像随风摆动的柳枝。姑娘的脸蛋儿白里透红,像是盛开的桃花般鲜艳。姑娘的两只眼睛大而明亮,透着柔情。两道细眉如弯月,像画在眼睛上面的一样。
姑娘笑脸盈盈,依在柴门框上,柔情地看着柴门外的崔护。
好一个儒雅书生!姑娘暗生倾慕。
其实,崔护也被姑娘的美貌所震撼,内心萌生出深深地爱意。
崔护见那姑娘身材长得亭亭玉立,阿娜多姿,显得风情万种。再看那姑娘的模样,瓜子型的脸庞,皮肤白皙。两道细眉下,一双水灵灵的柳叶眼,眼皮薄薄的,还是双层的;眼睫毛长长的,让那双柳叶眼更加娇媚。姑娘长着楞楞的鼻子,小巧的嘴巴,嘴角上翘,眼睛略微一眯,让崔护看得神魂颠倒。
姑娘对崔护心生爱意,遂含情脉脉,极显娇媚;催护对姑娘也心中萌生爱意,痴心着迷。
崔护忙对姑娘施礼,道天气烦热,口渴难耐,姑娘能否给口水喝?
咋才是能否给口水喝?是太能了!那姑娘闻听崔护口渴,脸上浅浅一笑,莺歌燕语地说道:“相公稍候”,然后转身进院,盛了一瓢水,端在手中,款款走来,递与崔护。
崔护接过水瓢,慢慢饮水。
姑娘将身子依在柴门上,含情脉脉地看着崔护喝水。
喝毕水,崔护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冷少,請剋制 小說
姑娘的贞静甜美,给崔护留下了深刻印象。
由都城长安返回燕郊定州家中的崔护,情意荡漾,相思绵绵,无时不在惦挂和思念着长安都城南庄脸若桃花般美丽的姑娘。
第二年春天,崔护由定州出发,长途跋涉,再次来京,参加科考。又值清明节,没有纷纷而下的细雨,反倒是晴空万里。崔护再访都城南庄,以期见到梦萦中爱慕已久的姑娘。
崔护来到姑娘家的院落外,轻轻叩响柴扉。
然而,去年的这家茅舍,轻扣之下,便有美丽的姑娘相迎门口,笑意盈盈,脸若桃花;而今,柴门紧闭,久叩不开,院外的桃花依旧,在春风中怒放,心爱的姑娘却不知何处去了?
崔护惆怅满怀,百感交集,遂于门扉外墙上题诗道: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未见到倾慕已久的姑娘,崔护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几日后,崔护情犹未尽,难掩对美丽姑娘的思念,再次来到都城南庄这户人家门前,想见到心爱的姑娘。然而,满怀期待、憧憬着无限美好的崔护,未见到姑娘来开门,却听得院内悲声阵阵,哭嚎不止。
崔护心中大惊,忙破门而入,急问其故。
一老翁悲痛欲绝,哭诉地告诉崔护道:“相公啊!一看您便是尊贵明理之人,非是老汉言语粗鲁,实乃老汉冤啊!你说说,也不知哪个驴日的哈怂,闲毬得蛋疼哩,在门外墙壁上,题写了些乱七八糟的破字,小女一看,相思不已,接连几日,不吃不喝,呜呼哀哉,竟然亡命了。”
老者说毕,嚎啕大哭。
修罗剑尊
崔护闻言大悲,一边劝着老者,一边说道:“老人家,实在对不住了,非是哪个驴日的哈怂闲得蛋疼乱题破字,实乃小生倾慕姑娘芳容,寄情思于诗句,题字于墙壁之上也,不曾想却害了姑娘性命。”
老者闻言,一把撕住崔护,怒声责骂道:“原来害死小女着乃是你这个驴日的哈怂!”
崔护自知理亏,不再辩白,只是痛哭不止,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像庄子上专门为人哭灵的王妈妈一样。
老者见崔护哭着真切,又见崔护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内心也很是喜爱。
崔护哭了一阵后,求告老者道:“老人家,姑娘新亡,全是崔护之过也,请允许我为姑娘哭灵。”
人死不能复生。老汉强忍着内心悲伤,带着崔护来到姑娘灵前。
崔护见昔日美貌姑娘已成一具尸首,心中大悲,遂抬起姑娘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大放悲声道:“姑娘,醒醒,你醒醒,我来也,我来也。姑娘啊,去年今日,柴门相遇。人面桃花,交相辉映。时至今日,春风桃花,依旧相趣。姑娘你啊,却不再见了!姑娘啊,你可知否,小生崔护,一睹芳容,心生羡慕,钟爱不已;伊分水与吾,爱意绵绵。悔不该当时有话不说,有屁不放,却乱题艳诗,害了姑娘性命。姑娘,醒醒,你醒醒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呜……呜……痛杀崔护也!”
崔护连哭带说,悲痛欲绝。
真情感天动地,奇迹出现了,在崔护的哭声中,姑娘睁开了眼睛,复活了。
这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剧,特别是秦腔这个剧种,有欢音和苦音之分。演崔护初见姑娘时,音腔欢乐明快,活泼轻松,内心的喜悦油然而生,令人兴奋;而演到崔护哭灵时,音腔深沉哀婉,凄凉悲愤,直唱得人悲从心来,悲痛万分。
当时,在戏台下看戏的李大兴,随着台上故事情节的推进,在秦腔既缠绵委婉、细腻柔和、轻快活泼,又浑厚深沉、悲壮高昂、慷慨激越的唱腔中,加上演员形象的形体表演,整个人都沉浸于故事之中了,也随着舞台上演员的表演,欢喜着演员的欢喜,悲伤着演员的悲伤,随着演员的哭而哭,随着演员的笑而笑,也忍不住吼上几声秦腔,情绪高昂,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