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 起點-第七十五章 真與假鑒賞

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
小說推薦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會讀心救命!我扇醒的植物人老公会读心
正当这时,远处走来了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与保安打了起来。
陆寒钧紧紧拉着苏稚的手,在混乱的人群中穿过,在那阶梯之上,他拉过苏稚,苏稚顺从他的意思,借着力跨了上去,陆寒钧的手掌在她身后轻轻推了推,便也加入了那场混战中。
苏稚没有回头,只是一直往里走,眼睛里却不自觉地多出了什么情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受,心里酥酥麻麻的,可她却讲不出这是什么感觉。
AA原创短篇集
会议室内,陆氏的股东与董事们在老夫人的印章之下纷纷响应陆峰的号召,在同一时间坐在了会议室内看着陆峰在这上面长篇大论。
“大家都知道我手上拿的是什么,这也代表着老夫人也就是我妈妈的意思,你们也可以看看手上的文件。”陆峰站在那屏幕之下,意气风发得像是二三十的少年,可口中却全都是谎言。
众人看着那些文件,都是写着陆峰将来对公司的规划,以及成为执行总裁后给大家的好处。
“相信我,按照我的计划下,陆氏会有着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我们会做进啊a市十强企业,哦不,应该是全国。”
陆峰满意地看着他们惊讶的表情,更是觉得他们在大惊小怪,随即讲道:“那文件之下便是同意书,请大家相信我,也给我一个机会,给陆氏一个机会。”
话音刚落,苏稚闯了进来,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从容地走了进来,对着众人讲道:“我反对。”
陆峰见状,克制地将那文件放了下来,一旁的陆川鸣却是克制不住了,想起陆峰答应给他的好处,赶紧站起来朝着她讲道:“你无权反对,你甚至不是陆家的人。”
陆峰上前将他摁了下来,面上挂着淡定的微笑讲道:“你无权干涉执行总裁的换届会议,这是大势所趋,也是众望所归。”
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有些得意地讲道:“况且你已经答应将公司的印章归还,在这个会议之中,你是什么权利也没有的,即使你想代表陆寒钧,我也不会同意。”
“毕竟他现在连醒来都是难事,未经授权,便是不行,这点你们年轻人应该比我懂。”
苏稚看着这个以长辈自居的无耻之徒,抿了抿唇,正想开口说着什么,身后却响起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像是砸在了众人心中一般,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门口,见是陆寒钧,不少人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议论纷纷。
“陆家大少,他有多久没出现了。”“我的天啊,他不是变成植物人了吗。”“对啊,这下有好戏看了。”
苏稚听着这有些熟悉的声音,转过身来,便看见了站在她面前的陆寒钧。
他眼中蓄着笑意,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以前总是想象着陆寒钧这张脸若是动起来会是怎么样的,却没想到会有着动人心魄的效果。
陆寒钧抬手轻轻将她拉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分不清善恶的目光便全都投在了他的身上。
他将笑意敛起看向陆峰讲道:“爸,我不是在这里了吗?”
陆川鸣震惊地站了起来,凳子拖着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陆峰的嘴角不自觉地抖动起来,眼中满是惊讶和慌张,可面上却不显。
陆峰抬起手清了清嗓子,厉声问道:“你醒来为什么不先告诉我。”
陆寒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睛清明,像是看透了他内心无所遁形的肮脏想法,想不在意地讲道:“刚醒的,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陆川鸣见状,像是很关心地问道:“贤侄醒了啊,身体还有什么不对的吗?怎么刚醒就过来,身体撑不住了怎么办。”
陆斐舒惊喜地看着他,上前几步道:“大哥终于醒了啊,这下好了,执行总裁这事情便有解决的方法了,这样大家也就不用争了。”
这句话像是打醒了众人,纷纷将谈话拉了回来,陆寒钧像是很疑惑地讲道:“奶奶早已经将管理权交予了我,我自然是要负责的,着执行总裁是怎么回事。”
陆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已经睡了太久,这才刚醒,对公司很多状况都不了解,还是多休息一段日子。”
陆川鸣赶紧接话附和道:“是啊,你才刚醒,若是再为公司劳累到身体,妈会伤心的,对,她很想你,你也多陪陪她。”
苏稚看着这些人虚伪的面目,像是忍不住般的,走了出来,朝着众人讲道:“你们都不记得奶奶说过什么吗?既然你们在意的是他刚醒来对公司一无所知,那我可以负责告诉你们,我会将这段时间公司里发生的所有事告诉他,并暂时作为助理在一旁跟着他。”
中醫 小說
陆川鸣摆摆手,连忙讲道:“你一个外人本来就是破格才进入的设计部,又用哪里找的自信,说可以帮助寒钧呢,这不行。”
陆斐舒眼中闪过几分思量,也跟着站了出来,辩驳道:“不管你们怎么苏,大哥都是得到奶奶的认可的,若是奶奶醒过来……”
话还未讲尽,陆峰像是被这话激起了火,举起那老夫人的印章,大声讲道:“不管如何,印章都在我的手中,那话决定权理应在我这。”
众人一下便安静了,毕竟印章确实代表着最高的权力,陆峰眼中的情绪也渐渐变得从容起来。
陆寒钧看着那印章,轻轻地拿了过来,陆峰诧异地看着他,陆寒钧将那盖子打开,又轻轻搓了搓,粉末便尽数掉落下来,显现出它本来的文字,众人的目光均是落在其上,那印章清清楚楚地写着陆峰专用。
那印章竟在众目睽睽下变成了陆峰的私人印章,陆寒钧将其在了陆峰的怀中,后者盯着那印章看了又看。
陆寒钧的脸上始终挂着笑意,只是眼中却毫无笑意,他从口袋中拿出真正的印章,高高地举在了众人面前。
轻声讲道:“这样你们就没有异议了吧,散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