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傭兵1929-第744章 憤怒相伴

傭兵1929
小說推薦傭兵1929佣兵1929
“八嘎,你们就是一群蠢猪。追,全部人都去追,追不到你们就不用回来了,都切腹谢罪吧。”
小纯骏太就像死了娘一般血红着眼睛狂叫道。
要不是他现在实在动弹不得,不然他敢以他最爱戴的母亲大人发誓,现在这个愚蠢的军曹已经被他打成了猪脸,还是超级肥的那种猪。
“嗨咦!”这个军曹那还不知道自己的小队长此刻的心理,连忙立正颔首,然后转身就跑,生怕小队长阁下非要自己把脸凑上去给他抽。
小纯骏太此时已经气疯了,他不但自怨自艾今天所有的倒霉事自己全碰上了,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对天照大神的膜拜不够虔诚,导致天照大神将所有霉运都赐予给他。
同时他还把自己现在的伤痛和狼狈怪罪到自己的手下身上,就是这些比猪还蠢的手下让那个疯婆子冲到自己面前,又是这些无能的手下没有照看好中队长阁下的爱马,竟然让个中国人给偷了。
所以现在他看谁都不顺眼,包括正在给他包扎脸上伤口的医疗兵。
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对着医疗兵大骂道:“八嘎!你难道没听见我的命令吗?全部人都出去追,你这个蠢猪还在这里干什么?”
医疗兵没想到自己这个后勤人员也会遭到无妄之灾,很委屈地争辩道:“可是,小队长阁下,我还要给这些伤员处理伤口啊!再说我走了……”
他本来想说,如果我走了,这里可就只剩下伤兵和你这个腿脚不便的小队长了。
但是他看见了小队长阁下那双愤怒得有些疯狂的眼睛,马上收住了嘴,立刻站了起来,拿过旁边的三八步枪,对着小队长嗨咦了一声就转身跑出了大院。
要知道日军配备到战斗部队中的医疗兵也是经过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在很多时候都要跟随步兵一起行动,在战斗时还有照顾和保卫伤员的责任,必要时也要作为战斗人员作战。
此时,柴家这个外院里,除了还能坐在地上的小纯骏太少尉,其他的就是八个躺在担架上发出轻微呻-吟的伤兵,还有两个被打得昏迷过去的中国村民。
整个院子突然就陷入了一丝诡异的沉寂之中,小纯骏太只能听到自己还未平息愤怒的粗重呼吸声。
他瞪着野兽一般血红的眼睛四处巡视着,发现了这两个可恶的中国乡下男人虽然躺着不动,但是依然还在喘息着。
惡魔 在 身邊 線上 看
“杀!今天要把自己视线内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杀死,不分男女老幼。”
这是他此刻已经疯狂的思维里唯一的执念。
而自己的军刀则是还扎在那个疯婆子身上,那些蠢猪部下竟然没有拔出来交给自己。
于是他下意识一摸腰间,才想起自己当初被抬上担架时,皮带和手枪套都被医疗兵解下来放在了担架上,放眼一看,发现担架距离自己有些远了。
原来刚才抬担架的鬼子在小纯骏太自己跌下去后,赶紧把担架一扔就来帮助他,自然没有顾得上放在担架上的手枪。
而且当时情况紧张,两个急于去救自己倒霉小队长的鬼子扔担架的时候不免就用力了一些,担架上那支带着皮套的手枪自然就掉落在了一个更远些的距离。
其实也不算远,不过是在三米之外。
如果是平时,小纯骏太也就是一个跨步就能捡起来。
但现在么,三米的距离可就要费一些功夫了。
刚才跟那个疯狂的中国村妇拼命的时候,小纯骏太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手段,现在一切平复下来,他才觉得脸上、身上、脚上无一处不痛,稍微移动一下身体,脚掌处更是传来钻心的痛。
就在此时,两个-中国男人中的一个,竟然慢慢坐了起来。
是的,正是柴友德苏醒了过来。
之前柴友德虽然被几个鬼子拳打脚踢殴打了许久,但是由于他穿的衣服比较厚实,而且还双手护住了头部,所以并没有受到重伤。
临界之镜
才川夫妻的恋爱情况
他其实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妻子都被日军残害后,心头悲愤过度而晕了过去。
现在,他醒了,而且是在那个残酷杀死了自己宝贝儿子和爱妻的凶残畜生手无寸铁的时候,也是在那个腿脚不便的畜生因为疯狂而晕了头,将自己的手下全都派出的时候。
此时,他一个年近60的中国老头孤身一人,身上虽然疼痛但却是能够忍耐得住。
此时,他一个30来岁的日本壮年男人也是孤身一人,身上虽然疼痛但是脚上更是受到重创而移动不便。
两个男人的眼中都带着疯狂之色。
一个是在愤恨自己懦弱无能导致妻儿被杀死,从而在心中开始爆发出一股燃烧自己身心的愤怒和决绝的火焰。
一个则是终于发现自己的愤怒有了一个宣泄之处,急于用杀人和鲜血来让自己的疯狂和恼怒得到治愈和平复。
两个男人都想杀人,都想杀死对方。
柴友德艰难地站了起来,激烈喘息着,眼睛却是看向了在自己两米之外的,那根粗壮的,用结实的圆木制作的门栓。
小纯骏太则是艰难地用双手在地上奋力爬着,眼睛则是看向了三米之外的地上,在牛皮枪套中静静躺着的南部十四式手枪。
但是,柴友德的下一个动作就让小纯骏太的眼神从疯狂变成了焦虑,然后又从焦虑变成了绝望。
柴友德迈出了一个根本不像60岁老人的一步,其实也不能算是“迈”,他那敏捷的动作用“跑”可能更加贴切一些。
两米距离,一步就到,弯腰就拾起了那根由于常年使用,已经变得有些黝黑,有成人手臂粗,长达160公分的门栓。
而对于小纯骏太现在的爬行速度来说,三米距离却是八嘎的远了一些,于是他嘴里开始大喊起来。
呼救、恐吓、谩骂等一系列鸟语开始在这个小院的上空回荡。
但这一切却是毫无任何回应,他的手下现在已经冲出了村子,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他的呼救。
全能戒指
也许那几个躺在担架上苟延残喘的伤兵能听到,但也只能是增加他们陡然产生的恐惧而已,更不会让柴友德的动作稍慢哪怕一丢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