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宮門晏 起點-第三十三章 葉嬪的殺意分享

宮門晏
小說推薦宮門晏宫门晏
凌烟阁
小庆川白白嫩嫩的,像个糯米团子,一天一刻也不闲着。叶嫔又不放心让下人看着,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阿娘,来追我呀,追我呀!”庆川在前面跌跌撞撞地跑着,叶嫔在后面追,丫鬟奴才围了一圈,生怕庆川摔了。
“川儿,慢一点,阿娘都快追不上了。”叶嫔在后面紧张地追着,生怕孩子磕了碰了。
这时候,王嫔气冲冲地进来了。
庆川一头撞到了王嫔的怀里,王嫔下意识地用手一推,庆川就摔了个屁股墩儿。
小脸疼的皱成一团,若不是孩子怕王嫔,恐怕早就哭出来了。
叶嫔别提有多心疼了,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
面子上还要给王嫔行礼,谁让自己没有一个负责皇帝禁卫的父亲呢?只能忍气吞声,把孩子养大。
“嫔妾见过姐姐。翠喜,给王嫔姐姐备茶。”叶嫔这么多年来,什么委屈都受着,不仅要受皇后的委屈,还要忍着王嫔的委屈。
为了怀里的孩子,她什么醉都能受。
在怀庆川之前,宫里也有三四个有孕的嫔妃,只是孩子都无缘无故的没了,若不是叶嫔亲眼所见,断不会相信凶手便是皇后。
当时也想揭发皇后,但是自己人微言轻,再加上皇后母家太过强大,自己又不受宠爱,仅凭自己一面之词就扳倒皇后,简直是痴人说梦。
后来,叶嫔有了庆川,便处处讨好皇后,为皇后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才保住了自己的孩子。
“连个孩子都看不好!”王嫔一直嫉妒叶嫔有子,对庆川也是从没有好脸色。
孩子似乎是知道母亲屈居人下,这么小便会察言观色。
“姐姐莫生气,都是妹妹不好,没看护好川儿,让姐姐受惊了。”叶嫔陪着小心,僵硬地笑着。
“王娘娘不要生气,是川儿不好。”小孩子奶声奶气地说着。
君不見 小說
王嫔一听这声音心都要化了,自己多想也有一个这样的娃娃,男孩女孩都好。但一转念想到这孩子是叶木槿的,心里的怒气又多了几分。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害得皇后娘娘被禁足!”王嫔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没有错,都是叶嫔出的馊主意,才使皇后娘娘被禁足。
当时事发紧急,王嫔知道皇上要来的时候,早就乱了分寸,便派人去找叶嫔给出主意。
现在出了事,王嫔却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了叶嫔身上,叶木槿真是费力不讨好。不过当时,叶嫔的目标是让王嫔倒霉,谁知道火竟然烧到了皇后那,皇后自己非要趟这浑水。
“姐姐,臣妾也没想到皇上会处罚皇后娘娘,确实是臣妾疏忽了。”叶嫔心里无奈,只好背了这锅。
“疏忽?叶木槿,你怕不是故意的吧?”王嫔现在纯属鸡蛋里挑骨头,就是来这发泄了。
中二病は通过仪礼——这个妖梦好容易受影响
“姐姐,臣妾为什么要这样所,这样对臣妾有什么好处呢?”叶嫔脑子总归是清楚的,自己还仰仗这皇后的庇佑,怎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谁知道呢,或者你是想谋害本宫,让皇上厌弃了我,你从中坐收渔翁之利!”这句话王嫔说道了点子上。
“臣妾不敢,姐姐一直待妹妹情同姐妹,妹妹怎么会害姐姐呢?再说了,姐姐的父亲是负责皇上禁卫的二品大员,就算是给臣妾十个胆子,臣妾也不敢谋害姐姐啊。”叶嫔说的情真意切。
一听到叶嫔说道自己的父亲,王嫔心里便有些得意,自己确实有个好父亲,什么事父亲都能说上话。
“本宫量你也不敢。”
“姐姐,别怪妹妹多嘴。那秦答应既不受宠,家室也没有威胁,你就把她当小猫小狗,何必与她过不去呢?”叶嫔这句话确实是好心提醒,她可不想王嫔再因明月惹出什么祸端。
“你的意思倒是本宫为难她了?一看到她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本宫就来气,就像是本宫欠她八百两银子似的。”王嫔心有不悦。
每次看到明月稚嫩的小脸,王嫔就生气,那是年轻少女独有的,就算自己保养的再好,终究是上了年纪。
明月在王嫔的宫里,似乎就是在提醒王嫔岁月不饶人,自己终究是年华不再,所以她才处处针对明月。
“姐姐,趁着年轻还是赶紧要个孩子吧。”叶嫔劝道。
叶嫔一直再给王嫔植入要孩子这个思想,王嫔这么多年了,承宠也不少,但肚子总是不见动静,太医一直说身体没问题。以叶嫔的敏锐,恐怕早就发现了端疑。
一听到“年轻”和“孩子”,王嫔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起身便给了叶嫔一巴掌。
庆川看到自己的娘亲被打,终于忍不住了,白白嫩嫩的小手搂住母亲的脖子嚎啕大哭。
好 房 網 news
嘴里还说着:“娘亲,疼不疼,娘亲。”
王嫔看到母子相惜的这一幕,心里酸溜溜的,自己要是有个孩子该多好。
叶嫔不忍孩子看到自己这么软弱的一面,让嬷嬷把孩子抱走了。
拿出帕子轻轻擦干眼泪道:“姐姐,妹妹是真心为姐姐好。姐姐要家世有家世,要恩宠有恩宠,只是缺个孩子傍身。”
“你以为本宫不想要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王嫔莽撞,很难听人劝,别人一说孩子,她便以为是讽刺她无子。
“姐姐,有些事需要人为。”叶嫔附在王嫔耳边小声说道。
“人为?该如何人为?”王嫔心里还是不明白。
“姐姐,何不找一找助孕良方?”
“助孕良方?”王嫔似乎明白了过来,对啊,可以去找一找助孕良方。
等王嫔走后,叶嫔看着王嫔离开的方向,眼里露出了杀意,只是一刹那便收回了。
“娘娘,小皇子哄了好久才止了哭,刚刚睡下了。”小宫女翠喜来汇报。
“我们去看看川儿。”叶嫔往寝殿里面走去。
小川儿的泪痕还没有拭去,及时是闭着眼睛,也能看出眼圈是红红的,刚刚哭过。
色 小說
忽然川儿在梦中大哭,嘴里喊着:“阿娘、阿娘,不要打我阿娘。”
我这条咸鱼被出道了
叶嫔豆大的泪珠从脸颊划过,抱起川儿,和自己的儿子脸贴脸,嘴里说着:“川儿不怕,川儿乖,川儿只要再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阿娘一定为川儿谋个好前程。”
翠喜是看着川儿长大的,感情深厚,看着川儿小小年纪就要看人脸色,翠喜心下不忍,说道:“娘娘,小皇子还小,哪受得了王嫔这般惊吓,而且已经不止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