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蠻荒第一狂徒 起點-第320章 你們都是魔鬼嗎?相伴

蠻荒第一狂徒
小說推薦蠻荒第一狂徒蛮荒第一狂徒
“丞前辈呀,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奴才,主子安排我来这里保护,我真的就只是来保护的而已!”看着墨狼丞,最终李承道给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呀!你说是就是吧!”对此,墨狼丞不在说什么,毕竟对方说的对。
尤其是对方说自己是个奴才这一点,墨狼丞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同身受。
跨越种族与你相恋
只是自己稍微好一点,离主子远了点,算是多了一份自由,可是这何尝不是多出了一份危险呢?
李承道就是当初李子沐留意的两个人之中的另为一个。
墨狼丞自不必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可以隐瞒身份,而李承道就不一样,他刚开始只是好奇的寻找着什么。
只不过,当终于找到什么之后,他依然隐蔽着。
对此,李子沐虽然会刻意留意一下,却并不过多的干涉。
毕竟活在这个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人太多了,只要不是刻意的想要成为自己的敌人,他还真没有多少心思去留意!
啊沐公子,你呀呀真呀帅,全世界都没有你最帅,尤其又是无敌的厉害!
我左看看我右看看,注定你是我真爱!
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最帅,但在我心里,你是无敌的存在!
就算全世界,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最帅,但在我心里,我心里,我心心心里,你呀你呀永远是最厉害!
……
终于,在安静之中,在作为啦啦队队长的云烔都安静了之后,音乐声开始响起,莫名其妙之间,李子沐突然有些后悔了!
想想当初,为了让云烔成为啦啦队队长,自己付出的努力,这一刻的李子沐真心觉得,那时的自己肯定是吃错药了。
最可怕的是,为了让她们拥有至强萝莉舞曲之风,自己竟然想到了那首神奇的《甩葱歌》当时觉得挺个性有趣,可是现在,想想他们可能改成的歌词。
好吧,当第一句出来之后,李子沐就感受到了暴击!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装比范,就算是这唱的确实很辣眼睛,那怕自己也不理解,明明是在听,为什么却辣眼睛,但是这一刻的李子沐却深深地觉得自己的眼泪要流出来了。
他真的很想呐喊一句:你们都是魔鬼吗?这么魔性且夸张的歌词,你们就不觉得羞耻吗?
可是最终,李子沐只能面带微笑,一副那怕狂风暴雨来了依旧风轻云淡的样子!
尤其是想到自己出场说的那句话,好吧,还是那一句:对于装比,我们是认真的,也是专业的!
毕竟,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哼,无知小儿,区区淬骨境后期就敢自称无敌,就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为尊,真的是不知死活!”
“哼,真的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个区区的淬骨境修士,就敢自称无敌,我看是无脑还差不多!”
“就是就是,就那长相,就是一个小白脸,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要不是本少爷早就突破融魂境,又怎会放过这等小娘子….
哎,不是,我是说,要不是怕别人说我持强凌弱,对,持强凌弱!我早就将其碎尸万段了!”
“就是,那么有个性的小娘子,可惜自己修为太高,竟然无福气消受,真的是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哈哈,她早晚是我的!”
“哼,怎么就是你的,你难道不知道见者有份吗”
……
终于,对方看台上的修士再一次沸腾了。
那满脸不甘与怨恨,以及言语冰冷狠厉的样子,要不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云烔他们,就连口水都流出来,李子沐还真信了他们对自己的鄙视!
可是现在,李子沐深深地觉得,他们这就是嫉妒,刺果果的嫉妒。
“果然,长得帅注定成为男人公敌呀!”
这样想着,李子沐不禁脸上又有了一抹飘飘然,要是没有身后那魔性的歌声,李子沐深深地觉得,自己一定能飘起来!
尤其是,对方观众现在讨论的问题,似乎都已经与其无关!
“在下瑞克,淬骨境大圆满,带上自己与兄弟们的全部家当,特来与你赌上一战,还望公子不吝赐教!”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还算俊朗,只是一脸阴翳与凶残的男子跳上了擂台,并发起来第二次挑战!
对此,对方看台先是一愣,而后依旧一群唉声叹气与谩骂。
听着那么多人骂眼前的瑞克,李子沐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又或者说,他虽然看出了对方观众似乎对自己的啦啦队有很深的执念,但是他并不能感同身受好吗?
这种感觉很代沟,不过想想却又理所当然!
毕竟李子沐是有着那样一个世界的记忆,在那个世界,别说到膝盖的超短裙,就是内小库外穿的都很常见。
而且,各种各样的沙滩照片,甚至那什么什么李子沐都见过很多的好吗?
尤其是在地狱里的记忆一次次重复,一次次加深,可以说,他岂止是对这些东西免疫,要不是身体还很年轻,还很渴望爱,或许他能做一个无欲无求的圣贤。
正因如此,在这样一个满是蛮荒气息的地方,他自然无法感受短裙热舞对一群野蛮人的吸引力!
看着下注台上显现出的物资,李子沐不置可否的笑了。
很显然,眼前的男子很穷,毕竟比起第一场这确实差了很多,尤其是第一场后来加上去的赌注,比起这些更是多了太多!
“你放心,我挑擂自然不会吝啬,我赢了并不要多,我只要她!”似乎看出李子沐眼角的嘲讽,这一刻的瑞克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选择了舍弃一些。
尤其是看到云烔那热辣无敌青春美少女的舞姿,可以说,之所以毫不犹豫的走上来,就是因为在他的心里,此刻的云烔已经成为了他的禁脔。
“哼,狗东西,那小娘子是本公子,你竟然敢和本公子强,找死吗?”
“瑞克,你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谁的狗了!”
夜曲
“瑞克,好好地教训一下那小子,至于那个小娘子,老子替你收下了!”
“瑞克,我替你押注,你放心的教训对方,剩下的小娘子就交给我们好了!”
……
终于,对方看台再次爆发了。
看到这样的一群修士,李子沐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说好的生命不止,修炼不止的呢?
说好了我欲修道成王成圣,最终的快乐无边在那里呢?
都说修士是与天争命,与人争夺气运与资源,可是你们一个个这么俗,到底是要闹哪样?
想着,莫名的烦躁,终觉得那里不对,可又觉得人生百态,太过在意反而着相了。
可听着那些污言秽语,尤其是看到云烔那确实有些太过于火辣的衣服,虽然在前世这似乎已经很保守了。
但是作为一个传统的男人,对待自己身边的女子,他还是极其封建,否则超短裙又怎么可能到膝盖?
“我说过了,你们不配跟我打,因为你们都是垃圾!”终于,那怕心里已经不喜,可那副风轻云淡却始终不变。
“哈哈,垃圾?你这话用来激怒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还可以,可用在我身上,似乎就有些异想天开了。”看着李子沐,阴毒的瑞克终于漏出久违的笑容。
“奥?是吗?”对此,李子沐不禁满是无语。
毕竟作为一个古人,说好的嫉恶如仇,说好的耿直呢?
而此时他的手上,一把弓已经出现,看着一脸严肃的瑞克,李子沐的笑意更浓了。
“我只要三箭,你信吗?”看着瑞克,李子沐的声音再次响起。
只是这一刻,李子沐的语气里多出了一抹恶趣味,对此瑞克变得更加认真,只是他依旧故作轻松。
“是吗?可是我不信!”说完,瑞克动了。
而随着瑞克的动作,李子沐也动了,看似都很慢,但却又仿佛都只是瞬间,瑞克迎向了一只箭羽。
看着箭羽,瑞克笑了。
虽然箭羽很快,但对于准备充足的瑞克来说,却难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就只有这样吗?这也太简单了吧?”
想着,长剑划过,随着一声清脆之音,箭羽应声而落,而此时的瑞克距离李子沐,已经只剩下十丈!
而在此时,李子沐的手再次动了。
又一支箭羽飞出,瑞克感觉毫无压力,只是在他未曾察觉过来的瞬间,第三支箭羽已经紧随第二支箭羽而去。
看着瑞克,李子沐的笑容如沐春风,而手中的弓早已经变回了那把折扇。
【完】錯嫁:棄妃翻身記
一瞬间,瑞克感觉到了莫名其妙,尤其是看着越加近了的第二支箭羽,他感觉到一抹挥之不去的压力。
只是,眼前的箭羽自己已经锁定,他根本就不可能伤到自己,而说好的三箭,为何只放了第二箭就收手了。
虽然满是疑问,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把戏,但是这一刻的瑞克依旧认真的对待着迎面而来的箭羽。
而随着一声脆响,第二支箭羽也应声而洛,就在他忍不住的感叹李子沐不过如此,以及渐渐地看到胜利的希望时。
不知为何,他感觉到眼中似乎多出了一支箭羽之尾,而随着而来喉咙传出来的破裂漏风之感,更是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慌与莫名其妙。
明明自己挡开了第二支箭,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被射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