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生九零:我靠靈泉空間帶飛全家 txt-第142章 騎那麼快是要搶孝布帽子嗎?相伴

重生九零:我靠靈泉空間帶飛全家
小說推薦重生九零:我靠靈泉空間帶飛全家重生九零:我靠灵泉空间带飞全家
沃桂兰甩了甩手上的水,拿着围裙了擦了擦,直接伸手就去拧自家闺女的耳朵:“你这丫头,才过了哪几天的好日子心就飘了?还买下来?你咋不说把整个镇子都买下来啊?”
林晚晚感觉耳朵被拧了,但其实并不疼。
自家老妈才不舍得真的用力气,不过还是赶忙求饶:“妈,你轻点,轻点,我耳朵都要被你拧掉了。”
“你少在那装!”
神 策
沃桂兰没好气的骂着,不过还是松开了手,同时还不忘给闺女的耳朵检查了番,确定没有红这才松了口气。
林晚晚趁机挽住自家老妈的胳膊:“妈,你看啊,咱家的生意现在也算是走上正轨了,每个月虽然有盈利,可也同样承担房租吧!”
说着,林晚晚指了指后院:“我爷刚刚说要盘炕,还要挖地窖,虽说这都是好事,可万一等咱们不租这里了,房东拿着这些说事,让咱们赔钱之类的,你说咱们亏不亏?”
盘炕和挖地窖的事,沃桂兰其实前几天就听老父亲提起了,不过她觉得这是好事,所以没拦着。
现在听闺女这么说,沃桂兰当即皱眉:“咱们花钱盘炕挖地窖,就算是不租了,那也是便宜了后面的人,房东咋还能找茬?”
“那可说不准。”
林晚晚撇撇嘴:“那人家想要多抠钱出去,理由还不多的是啊!但如果这房子这院子是咱们自己家的,是不是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这……”
沃桂兰没说话。
不过她心里清楚,她被闺女的话说动心了。
要是放在以前,哪怕是在他们搬到镇子上来的第一个月,她都不敢想买下院子这种事。
但是这段时间来的收益是实打实的,要是价格合适的话,买下这院子还真比一直租要强。
林晚晚一见自家老妈这反应就知道这件事有谱。
既然有谱,就得立刻跟进。
“妈,要不咱们问问房东有没有卖房子的意思吧!要是真有,咱们就使使劲。这院子要是买下来了,真要是等咱们不开餐馆了,回头再转手卖了也是钱不是?”
顿了顿,林晚晚又小声说道:“妈,不知道你听说没,咱们县里的房价都涨了不少了,镇子上的不少房子也是价格在往上蹦,我觉得咱们买房子肯定亏不了。”
不仅亏不了,还会大赚特赚!
随着时代发展,即便是在白鹤镇这种小地方也会掀起拆迁的风潮。
盖楼,修路,还有退耕还林,这些都将造就很多的拆二代。
林晚晚觉得当个拆二代挺好的,不过目前他家还没这个条件,只能先从简单的买个小院子入手。
“你这丫头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去去去,看书去!别耽误我干活。”
沃桂兰虽然心动了,但却并没有明白的表现出来。
林晚晚也不着急,反正老妈动心了,这件事就有希望办成。
就是这个过程可能会有点曲折。
但没关系,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又到星期一,林晚晚照例背着挎包去上学。
不过今天她的头发没有编起来,而是披散在身后,配上昨天姥姥做成的发箍,整个人看起来很温婉。
“哇,林晚晚,你的发箍好漂亮啊!”
刚一到校门口就看到了正在等着自己集合的楚菲菲和穆秀兰,两个小姑娘全都双眼放光的盯着林晚晚头上的发箍。
林晚晚得意的哼了哼:“好看吧!说两句好听的,本大爷就赏给你们两个!”
“啥?”
楚菲菲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伸手就去挠林晚晚的痒痒肉:“好你个林晚晚啊,敢在我面前装大爷,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哈哈哈,别,别挠,哈哈哈!”
林晚晚最怕被人挠腰间的痒痒肉,当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穆秀兰没动手,不过一样笑得很开心。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往学校里走。
林晚晚总算是从楚菲菲的魔爪中解脱,赶忙从书包里拿出了两个同款,但颜色不同的发箍。
楚菲菲是一头羊毛卷,平常就是将上半部分的头发扎起来,下半部分的头发披散着。
这会儿戴上了个粉色为主色调,配上白色和红色丝带的发箍,乍一看还真有点洋娃娃的感觉。
穆秀兰是齐耳短发,平常会将刘海用小卡子别上去,平日里就是个乖宝宝的形象。
现在戴上了个浅蓝色为主色调,上面有粉色和青色丝带的发箍,瞧着倒是多了几分俏皮。
“哎呀,真好看!”
楚菲菲拿出个巴掌大的小镜子,对着镜子很是自恋的夸赞:“我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对对对,您这位大小姐是最好看不过的姑娘了。”
林晚晚笑着附和。
穆秀兰依旧是静静的笑着,一只手摸了摸头上的发箍,心里也是喜欢得不行。
三个小姑娘走在校园里,瞬间变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脸菜色的杜心蕊不远不近的跟在这三人身后,满脸的恨意。
那么漂亮的发箍她也想要。
可她知道,就算是她主动去求,林晚晚也不会给她。
但还是很眼热啊!
如果她也能有那么好看的发箍戴,肯定也会变成漂亮的小姑娘!
到时候自己走在校园里,其他人也肯定会投来羡慕的眼光。
只是,要怎么才能有那么好看的发箍呢?
杜心蕊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一直到中午放学都没放弃。
刺啦!
自行车紧急刹车发出来的声音陡然响起,吓得门口的学生们全都往旁边躲。
下一刻,就见一个身穿补丁衣服的女同学趴在地上,抬起头,呸了两口嘴里的土,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疼死我了!哎呀妈呀,疼死我了!”
杜心蕊趴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神墓 辰东
而一旁的地上正横着一辆自行车。
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将自行车扶起来,检查了一下没有损坏,这才对着杜心蕊骂道:“你瞎啊,看不到有自行车吗?”
杜心蕊被骂得哭声一顿,看向对方,大喊道:“你才瞎!不知道这是学校门口吗?骑那么快是要抢孝布帽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