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名劍英雄傳討論-第一百七十五章 真情流露熱推

名劍英雄傳
小說推薦名劍英雄傳名剑英雄传
程醉风双眉一挑,紧紧抓住李羽坤的双手道:“二弟,你可不能忘了少林方丈对你的授业之恩,莫要忘了在鹤州时,李庄主拼尽全力送你突围之情。”
李羽坤心中一颤,叫了声“大哥”,便不知说什么好。
“唉……”程醉风长长叹了口气道,“二弟,大哥心里清楚,你和三妹本是一对,可因为四弟的缘故产生了误会。这些年来,你们彼此心里都有对方,你和三妹年岁都不小了。”
“大哥,此事已过去多年了,请不要再提啦!”苏红儿红着脸打断了他的话。
李羽坤甚是尴尬,不觉偷偷瞧了一眼方玉冲,见他正望着远处一株梅树发呆。
程醉风又叹了口气,道:“没错,那妖……那姑娘是对我们有恩,若非是她,我和三妹也不能到这里来。可是她终究是魔教中人,与你毕竟是两路人,你与她如何会有善果?”
李羽坤诧道:“大哥已见过嫣儿了?”
“嫣儿?便是那给我解药,放我和三妹出来的姑娘?嘿嘿,你叫得倒亲热。”程醉风甚是不悦,“三妹有哪一点比不上她?”
“大哥,二哥和那位姑娘想必已是两情相悦,你又何必拆散他们?”苏红儿急道,她一直以来都很了解李羽坤,见到他此刻的模样,心中雪亮。
“她对我兄妹有恩,他日我们另寻机会报答了也就是了,二弟断不可泥足深陷,误了自己的前程。”程醉风继续劝说。
“大哥,三妹,我……”李羽坤面红耳赤,说不下去。
“莫非……难道你与她已有了夫妻之实?”程醉风问道,他对李羽坤性格脾气了然于心,今日见这个“好弟弟”说话吞吞吐吐,举止扭扭捏捏,多半是被情所迷,不得自拔。
不等李羽坤回答,他接着说道:“魔教中人擅长蛊惑之术,二弟你血气方刚,为情色所迷也是情有可原,只要悬崖勒马,改过自新,不失为一条拿得起放得下的好汉。”
“大哥,嫣儿她对我一片真心,别无他图,我也是真心喜欢她,今生是绝不会辜负她的。”李羽坤正色说道。
“你……你……”程醉风怒说两个“你”字,也不知能说什么好。
砰砰砰,三声响炮忽然冲天炸开,打断了三侠的交谈。程醉风似是吃了一惊,抬头望去,问道:“这是什么信号?”
李羽坤望向方玉冲,方玉冲心领神会,道:“这是我玄天门的联络信号,当是雷旗营击退了来犯之人。”
會飛的烏龜 小說
命道日和
狂赌之渊
李羽坤心中盘算,要不要将雷使的事情说与义兄义妹知道,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先不说。
方玉冲又道:“请三侠先行下山,再续兄妹情谊不迟。”
程醉风哼了一声,道:“多谢你引我们到此,请你自便,我兄妹三人自行离去即可。”
方玉冲甚是为难,望向李羽坤。
李羽坤暗暗寻思:“想是大哥欲营救李庄主等人,所以不肯就此离去。唉,不如……”他忽然出手,一指点向程醉风。
程醉风的武功原本不在李羽坤之下,但他中过迎风三步跌的毒,此刻虽然服了解药可尚未完全恢复功力,加之李羽坤练了日月无极功之后,武功精进甚多,这一指偷袭,程醉风哪里躲得开。
左道旁門
苏红儿诧道:“二哥作甚?”
李羽坤身形一晃已到了她面前,抬手一击点了她穴道。
“二弟,你干什么?”程醉风怒道。
李羽坤道:“大哥,三妹,休要怪我。”转头对方玉冲道,“方孝卫,麻烦你差信得过的人将我大哥、三妹平安送下山去。若是可以,送回丰城最好不过。”
“坤哥,此事小方办不到,我来安排。”
李羽坤大喜道:“嫣儿你来啦!”但见宇文嫣一身白衣,飘飘然如仙子般而来。
她走到李羽坤身前,抓起他的手握着,深情望着他柔声道:“方才你的所言所行我都看在眼里,我很开心。”
李羽坤嗯了一声。程醉风脸色铁青,鼻翼翕动。
李羽坤转向程醉风道:“嫣儿虽是宇文教主的女儿,但她不是女魔头,她对我是真心的,我也必会真心待她,今生不负。”
宇文嫣双眼闪光,她没想到情郎会在义兄义妹面前说得如此真挚诚恳。
程醉风大吃一惊,双眼圆睁道:“你说她是宇文宗的女儿?”苏红儿轻轻叹了口气。
宇文嫣放开李羽坤的双手,缓步到程醉风面前,道:“是的,我是玄天门教主宇文宗的独生女儿。”
程醉风嘿嘿笑道:“怪不得,怪不得,你非但有那迎风三步跌的解药,还能让人放了我和三妹。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欠你的情。”他本不是个鲁莽冲动的人,但此刻他心情激荡,竟说出这等胡话来。
“大哥,你和三妹先回丰城。”李羽坤道。
“是是是,我们若留在这里,会妨碍你做宇文宗的女婿,解开我和三妹的穴道,我们自己下山,不用你们护送。”程醉风沉着脸道。
李羽坤见义兄说得坚决,不敢违拗,正要出手解穴,谁知宇文嫣却抢先出手,玉手拂出,程醉风轻啊一声,软瘫在地。
绝色 医 妃
宇文嫣身形一晃,又将苏红儿点晕。
李羽坤诧道:“嫣儿这是为何?”
宇文嫣道:“你义兄义妹若是留在这里,必然会协助正道群雄攻打青龙山,届时难保安然无恙离开邕州。”
李羽坤点了点头,问道:“那便如何安置他们?”
宇文嫣嫣然一笑道:“交给我你大可放心。”她轻拍双掌,李羽坤只觉眼前一花,一灰衣老者已站在当场。
宇文嫣指了指倒在地上的程醉风和苏红儿道:“劳烦忠公公将这两位朋友连夜送回丰城,一路好生照料,进城之后再解开二人穴道。”
那灰衣老者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过不多时竟赶来一辆马车。方玉冲将程醉风抱入车内,宇文嫣则将苏红儿抱入车内。
灰衣老者一抖缰绳,那拉车的高头大马轻嘶一声,缓缓迈步。
李羽坤见车内还坐了一人,宇文嫣笑道:“车内之人是忠公公的老婆。你义兄义妹交到他们夫妇手中,大可放心。”
李羽坤点了点头,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心中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