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第九十七章看書

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
小說推薦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奶团五岁半,大佬们排队宠疯了
说干就干。
软软在纠结完了之后,就回过神来,开始带着杨林往楼梯下走去,一边走,一边给他们讲解。
“这种蛊虫,叫做粉红子母蛊。”软软扶着有点高的楼梯扶手,嘿咻嘿咻地往下走,“它是以成熟之后,蛊虫会变成粉红色而命名的。”
“然后,它其实也叫做……情人蛊。”软软认真地说道。
木叶之一拳超人模板 重生无限龙
“情人蛊?!”杨林听到这个名字一惊,这东西,经常出现在各大电视剧,小说里面,没想到有一天,他在现实也能听到这个名字。
小软软点头:“嗯。情人蛊”
“不过,不是那种情人蛊啦。”软软软哒哒地开始介绍,“在很早的时候,蛊虫盛行的年代,苗族是分为内苗和外苗的。外苗住在比较外面的地方,会和其他人贸易来往,而内苗要住在深山老林一些的地方,专门去修习和研究蛊虫之术。”
“而因此,他们的蛊虫,其实也分成了两种不同的东西。”
“比如,内苗的情人蛊,就是电视剧里常说的,种在两个人身上,然后会让两个人产生爱恋感觉的蛊虫,那种蛊虫还有一种名字,叫做至死不渝。不过现在好像已经绝迹了,只有一些古老的家族,还会做这些。”
“而外苗的情人蛊,就是我说得粉红子母蛊,他们不是让人产生爱恋的,是一种臣服的蛊虫。”
“子蛊的人,服从拥有母蛊的人。但是,因为这个东西吧,它也不太成熟,所以它的副作用和限制都是很明显的。一个就是,在它成长的阶段,拥有子蛊的人,会很不成熟的,不受限制地到处找母蛊。也就是安若小姐姐表现得这样。”
凛软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了安若后面,而她的后面,则缀着一群满脸好奇,仿佛很好学的孩子们的各个不同岁数的人。
“然后还有就是,种子母蛊的人,如果相距太远,会有那种被蚂蚁啃食全身的感觉,特别难受。”软软带着众人,跟着安若拐过别墅的拐角,向后院走去。
“所以……这个蛊一般都是种在两个很熟的人身上。或者……”
安若像昨天杨林看到的样子,幽魂似的,走到了大树下,开始用手上摸索来的刀具,一下,一下,往下挖去。
软软指着她挖的地方:“或者,其中一个,放在距离中蛊者比较近的地方,等成熟了之后,再来取。”
“安若姐姐,在挖的,应该就是母蛊。”软软淡定的,直接下了结论,说道。
“阿若?!”杨林听到这里,瞳孔放大,忍不住上去阻止安若。
他真的没想到,原来他的阿若,竟然是在挖一个虫子?!
“不对不对,不对!”在杨林去阻止安若的时候,听了一整个仿佛玄幻故事的凛优,开始上来捣乱了,“你说的话,很有问题。”
他像是在幼儿园那里似的,开始质问:“第一,既然是臣服的蛊虫,你为什么说他是情人蛊。第二,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她挖蛊虫,不会惊动很多人吗?第三,哪怕就是都没惊动,这玩意被挖出来了,又会怎么样?既然是臣服的蛊虫,其实对安若小姐姐也没坏处是吧,所以你来不来,都无所谓咯?”
凛优开始强词夺理:“而且,再说了,就算真的,都很顺利,那人怎么拿到蛊虫啊,拿到了又能怎么样,真是好笑啊。你就是看她挖坑,所以才那么说的吧!按照你那么说的话,之前安若小姐姐在家里转悠又是怎么回事,哦,你别告诉我,他们家满地都是蛊虫哦!”
说到这里,凛优似乎脑补出了什么,突然浑身一哆嗦,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的双肩。
凛软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旁边一脸求知若渴的沈老爷子,这次没有无视他。
她回过头,认真地解释道:“第一,因为是臣服的蛊虫啊,你让对方向东,对方就不能向西,否则会日日夜夜都生活在痛苦里,所以经常有人拿这个来强迫对方成为自己爱人啊,所以才叫情人蛊啊。”
“第二,刚才让你捂住鼻子的脱蛊香就是这个作用啊,她会让周围人全部睡死过去的,而且就算没有,大部分人看到安若姐姐这个情况,谁还敢接近她啊,感觉不是鬼上身,就是觉得她精神病了吧,世界上,没有多少个杨叔叔的!”
说着,软软还看了眼杨林。
此时,杨林正在尝试安抚,并没有神智的安若。
他甚至害怕不小心伤到对方,没有强行去剥夺她手里的刀。
“第三和第一问题重了,如果母蛊真的种成功了,那小姐姐就成了对方的傀儡了,哪怕她不愿意去做什么,但子蛊会在她睡觉时控制住她,而且那个时候,子蛊已经入心拉,也取不出来……”
“哼。”软软瘪了瘪唇,“总之,是一个恶毒的蛊呢!”
所以现在,应该不会有人用了才对。
“第四……”软软直接一歪头,“先说后半段吧,之前转悠,是因为子蛊太弱小,感受不到母蛊的存在,只知道是在周围。”
“而前半段……”软软没有再看凛优,而是回过头,看向杨林,“杨叔叔……你们来这里,是有人提议的吧?”
杨林安抚安若的动作顿了一下。
“而且,虽然安若姐姐没有出去玩,但是……是不是,有人来看过她,还给她送了什么东西?”
“并且……”软软看着杨林越发僵硬的动作,有些踌躇,不知道要不要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并且……”一个薄凉,清澈的声音响起,“是不是,最近还有人要来看她?”
夜墨,帮软软把话说了下去。
杨林:“……”
杨林彻底不动了。
天上的月亮很圆,薄凉的光洒在了杨林和安若的身上。
安若还在用刀子,一下,一下戳着树下的坑。
除了虫鸣,一切都很寂静。
只有她戳土,发出来的小小的声音。
“……确定吗?”杨林像是坏了的机器人一般,一卡、一卡的站起来,神色有些痛苦,“确定……是这个人吗?”
他看向凛软软,像是在祈求一般,重复道:“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