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txt-第58章 五好青年莊睿展示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小說推薦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门病娇
杨师傅不知道应该怎样接虞飞鸿的话语,他从后视镜里窥探出去的眼神,仔细一看竟满满的全是心虚和自责。
他做了对不起虞飞鸿的事情!
可他却不敢主动坦白!
虞飞鸿刚刚回到公司就接到了秘书转接进来的,庄家的电话。
“虞先生你好,我是庄睿,庄凉的亲堂弟,关于最近网上对你虞陵小姐和我堂哥那些铺天盖地的不实新闻,以及无良网友对二人的谩骂,我这边有一个还算不错的计划,不知道你有没有计划听一听?”
庄睿这人说话就跟他这个人的名字差不多,充满了睿智的感觉。
但虞飞鸿却觉得他废话太多了,因此自己开口说话便变得言简意赅起来。
“嗯,你说说看!”
“电话始终不是很方便,不知道你是否有空下午两点跟我见面聊一聊?”
庄睿一本正经。
重生 大 富翁
虞飞鸿也想着大家将来肯定是要经常见面的,便应允了。
“那我下午两点去贵公司拜访先生,可好?”
“嗯,好,你来吧!”
虞飞鸿实在是不想再继续跟这个人电话来聊下去了,急忙就要挂断电话。
“你这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呀?没有了的话,我就挂了!”
都没等对面开口说话,虞飞鸿的电话就已经挂掉了。
“这个庄睿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呀?”
虞飞鸿给自己的秘书发消息。
“是的舅舅,三个月前你曾经在一次晚宴上见过这个庄睿,当时他一身西装笔挺,戴着金丝框眼睛,正一丝不苟的跟一堆女孩子介绍容易喝醉的人并不是因为不经常喝酒,而是因为体内的解酒酶太缺乏……”
“呵呵,原来是那个书呆子啊!”虞飞鸿觉得事情很是有几分有趣。
另一边接到了庄家电话的庄凉听说这一次奶奶竟然将对付鲍斌导演和徐珊珊的差事交给了自己的堂弟庄睿时,也很是觉得有趣。
这不立马就想到了要跟虞陵分享这件有趣的事情。
“庄睿?这个名字我怎么听着觉得有几分耳熟?”
虞陵听到庄睿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微微蹙起。
认真的在脑海中绞尽脑汁想了很久很久,一直探究到原主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这才将这个人想起了个大概。
“这人是个医生呀?”她有几分惊讶。
庄凉点点头,很是意外:“你认识他?”
“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认识!”
“哦?这话从何说起?”
“就是……在认识你之前吧,也可以说是在认识我自己之前,其实我做了不少不走心的荒唐事情!”
“有多荒唐?”庄凉来了兴致,托着下巴兴味盎然的看着虞陵。
虞陵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那些事情是原主做的,跟自己没有关系,可是当自己即将开口,看到庄凉眼睛的那一刻,又觉得无比的心虚起来。
“比如说竟然看上了一个喜欢将自己头上那玩意儿染得跟红腹锦鸡一个模样的男人!嘿嘿……”
虞陵已经不敢去看庄凉的眼睛了。
“所以呢?是那个男人介绍你认识的庄睿?”
虞陵重重的摇了摇头:“不是不是,那傻鸡怎么可能认识庄睿那般优质的五好青年?”
那是一段来自原主内心不为人知的隐秘事情,虞陵寄宿在这具身体上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想起来。
原主这模样明明不差的,性子应该也是极好的,可是怎么就眼睛不好?年纪轻轻竟然已经瞎成那个样子,连那样的男人都看得上了!
“哦?原来庄睿在你的眼里是一个优质的五好青年吗?”庄凉心里有些微微发酸。
他不喜欢从自己的女人嘴里听到对别人的夸赞,一句都不要!
“嗯,算的上是的,虽然他长得比你差了一点,但那一身治病救人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要知道,这样的手艺人不论在那个时代都是很受欢迎的!”
想想当初仙魔大战,仙和魔一时间死伤无数,整个三界就没有多少不被战争波及的人,可就是那一群大夫可以幸免于难。
仙界人人都护着他们,魔界攻击仙界的时候他们的魔尊也会先下一道命令不可以伤及大夫。
那时候虞陵就在想,若是自己可以有下辈子,定然孩童时分选择未来职业的时候,也要选择做大夫。
学一生好医术,走到哪里都可以不受伤害!
“原来在你的眼里,医生是个手艺人呀!”庄凉竟然觉得虞陵的这个说法很是有趣。
虞陵笑了笑:“其实很久之前我也想过将来做一名医生,只是那时候想的是下辈子!”
虞陵苦涩的笑着摇摇头,现在的她究竟能不能衬得上是虞陵仙帝的下辈子呢?
灵魂未变,容貌未变,可是身体却并不再是以往的那具身体了。
这具身体在修炼的进步上跟过去差的可不止万儿八千,可以说是十万八千里啊!
“若是想做医生,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也不是不可能!”庄凉说的很是认真。
但虞陵却摇了摇头。
“医者医术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就,一个好的医者,不仅在医术上厉害,身心上也是十分厉害的!”
见过了太多无良大夫,便更加觉得有良心有医德的大夫是多么的难得!
“好了,不说这个了,继续说你堂弟吧,你怎么就觉得他去处理这件事情很有趣呢?”
“因为之前他曾经是一个网暴的施暴者,作为一个医生,在一起医闹事件中他被一个没有良知的医生坑了,以至于轻易相信了无良医生的话语,朝着无辜的病患家属进行网络暴力,最终导致了那个小女孩患上了抑郁症,后来还是庄家花了很大一笔钱才将这件事情给平息下来的!”
“因为这个,所以你觉得让庄睿去处理这件事情很有趣?”
虞陵哭笑不得,朝着庄凉竖了竖大拇指:“你果然是亲堂哥啊!”
“但凡不是这般亲近的兄弟,我也不会摆出一副看笑话的样子来,好了,我们今日该吃午饭了!”
虞陵抬头看了看太阳高度,“都已经午时了呀,是该吃午饭了,走吧!”
“我是不是好久没有见到皮丘了?”